首页 > 封面专题 > 正文
新时期粤港澳增长极培育与发展
The cultiv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the growth poles of Guangdong-Hong Kong-Macao in the new era
深圳大学金融研究所所长 国世平 深圳大学金融研究所研究人员 刘 莉 [第3399期 2017-08-14发表]
    
李克强总理在两会上提出了建立粤港澳大湾区经济的倡议,这个地区将成为中国的经济发展极。粤港澳增长极正处于由粗放式外向增长模式向科技化内生增长模式过渡,支撑粤港澳早期经济起飞的土地、劳动力和资本等传统要素优势不在,主要依靠要素投入(即外延式增长)及结构转换效应所实现的经济增长难以为继,资本和劳动简单增量投入方式在各类生产要素成本快速增长之下无法获取相应的回报时,高成本、低产出就变成了无法克服的现象。因此,在科技化内生增长模式阶段,技术进步的作用越发重要,经济增长方式必须转变为以内涵式为主。粤港澳要实现经济增长方式转变须利用好其现有的良好的基础,克服面临不利因素。
 
▲“粤港澳大湾区”指的是由广州、深圳、珠海、佛山、惠州、东莞、中山、江门、肇庆9市和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形成的城市群。
 

发展粤港澳增长极的有利条件

 
发展粤港澳增长极,深化三地在技术上、产品上乃至整个经济体系的创新发展已经具备许多有利条件。
 
一是国家层面制度支持。“一国两制”为粤港澳协同发展提供了坚实的制度基础,虽然表面上“一国两制”是为了实现国家统一的全新制度安排,是一种政治体制上的安排,但实质上它为粤港澳经济发展是一种全新的发展模式,它把国家统一、经济发展作为一个整体进行考虑,允许香港、澳门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长期不变,不仅有利于保持香港和澳门的经济稳定,也有利于香港和澳门发挥各自的优势,成为内地与港澳经济稳定发展的坚定制度保障。CEPA协议的签署和实施从制度上保障粤港澳之间建立起超越WTO一般成员的更紧密经贸关系,是中国国家主体与香港、澳门单独关税区之间签署的自由贸易协议,保障了三粤港澳生产要素能自由、充分流动,从而达到最优的配置。在“一国两制”和CEPA协议的框架下,粤港澳发挥各自的优势,融入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的世界大潮中去。
 
二是政府相关政策和机制支持。2014年获批的深圳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是中国首个以城市为基本单元的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在2015年9月,国务院批覆同意建设珠三角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涵盖了广州、珠海、佛山、惠州、东莞、中山、江门、肇庆等8个地级以上市,这是全国自创区中涵盖城市最多的自创区。2016年4月,广东省政府制订《珠三角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实施方案(2016~2020年)》。2015年9月,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在部分区域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的总体方案》,将广东列为全国8个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域之一。2016年6月,国务院批覆了广东省推进创新改革试验方案,原则同意《广东省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方案》,要求认真组织实施。根据国务院批覆,2016年11月,广东省迅速制订《广东省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行动计划》,系统梳理细化提出了117项具体改革事项,包括国家授权的改革事项16项,省属权限改革事项101项。这些政策安排,为培育粤港澳增长极提供了政策和机制的保障。通过一系列政府政策的推动,广东形成以深圳、广州为龙头、珠三角7个市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为支撑、辐射带动粤东西北协同发展的“1+1+7”创新格局。
 
三是粤港澳产学研合作具备一定基础。2016年6月,由香港科技大学牵头组织,澳门大学、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广州工业大学、广州大学联合发起的“粤港澳高校创新创业联盟”,在广州南沙区香港科技大学霍英东研究院正式成立。为深化粤港澳创新合作,广东省实施粤港创新走廊行动计划和粤港科技合作联合资助计划,支持高校、科研院所、企业走出去,现已设立了超过240家海外研发机构。同时,实施国际科技合作提升计划,支持企业在科技资源密集的国家和地区,通过自建、并购、合资、合作等方式设立研发中心,取得境外技术并在广东实现成果转化。还重点加强与以色列、英国、德国等国家的科技合作,中国(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中以(东莞)国际科技合作产业园、揭阳中德金属生态城建设德国先进技术推广中心和德国先进装备国产化中心等创新平台建设顺利推进。
 
四是技术创新能力不断增强。2016年,广东高新技术企业数量跃居全国第一,达到19857家,而珠三角地区所占比重非常高,数量达到18880家,而且增速很快,同比增长78.8%。其中,深圳、广州是广东高新技术企业集聚地,分别达到8037和4744家;广州、东莞、中山等市高新技术企业存量实现100%以上快速增长,同时建成各类新型研发机构200多家,其中省级新型研发机构154家。在创新创业环境方面,2016年珠三角地区内新增科技企业孵化器126家,总数达491家,纳入统计的众创空间311家,其中国家级众创空间共165家,数量居全国第一。珠三角已成为我省创新资源最密集、产业发展最先进、创业孵化最活跃的发展高地,也是广东省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核心区。在人才引进方面,实施了“珠江人才计划”“广东特支计划”等重大人才工程,累计引进创新创业团队115个,领军人才88人。2016年,珠三角地区发明专利申请量和授权量增速均超40%,珠三角自创区内国家高新区以占全省0.07%的土地面积,创造了全省1/7的工业增加值、1/5的营业收入、超1/5的净利润。
 
五是区位优势及成熟的交通网络。粤港澳大湾区对外交通运输网络逐步形成,形成了海陆空立体运输交通网络。在陆路运输方面,在国内建成黎湛、京广、京九、沿海等横穿东西、纵贯南北的铁路大通道;广东已开通了深圳至河内的国际道路货运线路,随着广东到湛江、南宁铁路建设,珠三角核心地区与东盟直接的铁路运输能力得到增强,并通过国家铁路网,经中部地区、西南地区与西北地区和欧亚大陆桥的铁路相连接。截至2016年年底,广东省公路通车总里程达21.8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达到7673公里,位居全国第一;在航空运输方面,广东拥有全国三大枢纽机场之一的广州白云机场和大型骨干机场之一的深圳机场,国际航线基本覆蓋全球大部分国家,2015年香港国际机场的总客运量达6850万人次,总货运量共438万吨,航线覆蓋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澳门国际机场拥有的货运和客运设施每年可处理600万乘客及16万吨货物,航线主要覆蓋亚洲国家及地区。在海运方面,香港是世界第三大货柜港,共有九个货柜码头,泊位24个,2015年吞吐量为2010万个标准货柜,广东省港口与国外港口结为友好港口29对,共开通国际集装箱班轮航线291条,港口码头泊位2811个,其中万吨级及以上泊位304个;广东省港口货物年通过能力达到16.7亿吨,位居全国第二,其中集装箱年通过能力达到5948.1万标箱,位居全国第一,包括香港、澳门在内,粤港澳已经有世界上客货吞吐能力最大的空港群。
 
 

发展粤港澳增长极的制约因素

 
粤港澳增长极发展面临一些不可回避的制约因素,从城市发展看,在增长极内存在重视城市建设,忽视城市化质量的塑造,跨城市间长期规划滞后于经济发展,增长极一直面临劳动力成本上升、原材料价格上涨、人民币升值和外部需求动荡的影响,增长极发展方式被迫转型。
 
一是增长极的形成过于倚重行政主导。我国增长极的形成过于依赖政府的干预,中国增长极多以省级行政区为核心,依靠省级行政力量自上而下地推进,但由于增长极内每一个市都有其目标函数,且在政绩观、贪大求全的发展动机下,很难在各市之间形成共同的发展目标,各市都会基于自身的利益而布局产业,导致增长极内产业同构,分工与合作难以形成。政府在倡导、组织、运作区域经济合作中起到关键作用,地方政府为了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往往忽略其他地方的利益而处于低水平竞争。另一方面,重视政府的作用必然弱化市场机制的建设,或多或少会扭曲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的作用。
 
二是低成本。低价格是过去广东制造业最重要的优势,成就了广东制造业的辉煌,使得广东省成了世界制造业产品的生产地和出口地,“广东制造”的崛起和迅速发展离不开“低劳动力成本优势”。广东省成为为中国用工量最大的地区之一,劳工市场处于供大于求的状态,成本竞争的背后是来自全国各省市地区大量的廉价劳动力供给。然而,持续多年高速增长之后,广东地区遭遇了大范围的用工困难,特别是技术工人的紧缺,使很多劳动密集型企业发展日益困难。据估算,如今仅珠三角地区的生产工缺口量就达几百万名以上,缺口主要集中于制鞋、制衣、玩具、电子、塑胶等七大劳动密集型企业。用工成本也在不断提升,新《劳动合同法》中的“无固定期劳动合同”、加班工资加倍、带薪婚假病假年假等规定,让广东制造业的劳动力成本陡增。靠挤压劳动力的方法如工资收入、福利、工作时间等这些方式降低成本已成非法。加之广东地区生活成本不断攀升,也不断推动广东劳动力成本在不断上升,原有的低成本劳动力的优势正逐渐褪去。劳动力成本在过去是广东经济发展重要支持因素,而如今却成为了广东经济增长的制约因素。
 
三是土地供给紧张多年的发展,广东制造业已占据了该地区尤其是适宜投资的珠三角地区的大部分版图。土地利用接近饱和,土地供给日趋紧张,土地成本不断飘升,加上原有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对土地的毁坏,适宜投资的工业用地供给日益紧张,严重制约了现有企业的增资扩产和大型项目的招商引资。珠三角土地面积仅4.17万平方公里,可供开发的土地相当有限。2005年,珠三角每平方公里承载的达637万美元,是全省的5倍之多。深圳、东莞、佛山等城市己基本没有土地可供开发。
 
四是粤港澳三地经济互补性趋弱经过30年的改革开放,广东不仅传统制造业取得了快速发展,在服务业方面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港澳资本对广东经济的补充带动作用难免会逐渐减弱。港澳与广东经济结构趋同、产业链断裂的现象是目前三方合作中一个不可回避的现实问题。如果缺乏互补的产业结构和完善的利益分配机制,将难以形成各方的合作动力,这样合作的根基也有可能动摇,甚至会使合作各方陷入重复建设、盲目发展的乱局。这种现象的出现,表面上看好像是市场经济规律运行的自然结果,其实最深层次的原因还在于粤港澳区域之间缺乏合理的分工合作以及产业布局不合理和恶性竞争的结果。而经济互补性趋弱、产业结构不合理的现象普遍存在于粤港澳区域内的各个城市之间,如果任由其自由发展,将直接影响到三地经济的融合发展与资源的有效配置。从总的情况来看,粤港澳大湾区建立经济发展极的有利条件远远大于不利条件,粤港澳大湾区经济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湾区经济,在中国经济发展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专辑
回归20载内地与香港合作成就荟
2017宝安产业发展博览会
世界遗产地 绝版武陵源
《经济导报》创刊七十周年
《经济导报》电子杂志3399期
往期杂志查阅
按期数查阅
按年份期数查阅
经导全媒体矩阵
经导品牌推广
经导系列杂志-《中国海关统计》
经导系列杂志-《同心》会刊
经导系列杂志-广西《北部湾》
经导系列杂志-《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报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