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经大事 > 正文
习近平颁国家科技奖 王泽山侯云德获最高荣誉
[ 2018-01-09发表]
【经济导报网讯】
 

习近平向获得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南京理工大学王泽山院士(右)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侯云德院士(左)颁发奖励证书。
 
中共中央、国务院8日上午在北京隆重举行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张高丽、王沪宁出席大会并为获奖代表颁奖。
 
国家主席习近平首先向获得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南京理工大学王泽山院士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侯云德院士颁发奖励证书,并同他们热情握手,表示祝贺。
 
在评选出的271个项目中,由香港特别行政区科学家主持完成或参与完成的共有6项。
 

会前,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会见获奖代表。新华社
 

权威奖励 科技盛事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讲话中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向全体获奖人员表示热烈祝贺,向全国广大科技工作者致以崇高敬意和诚挚问候,向参与和支持中国科技事业的外国专家表示衷心感谢。
 
李克强指出,要面向建设科技强国,加强基础科学研究,完善多元化投入机制,促进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相结合,增强原始创新能力。面向提高经济发展质量效益,加快攻克关键共性技术,解决好产业发展“卡脖子”问题。面向增进民生福祉,开展重大疾病防治、食品安全、污染治理等领域攻关,让人民生活更美好。推动科技创新与经济深度融合,促进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加速成长。
 
作为中国最权威的政府科技奖励,这场颁奖大会无疑是科技界的盛事。今年更有着不同寻常的时代意义——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之后和中国科技奖励制度进入“深改时间”后的首次国家科技奖励大会。重大科技成果从零星到井喷,从量变到质变,人们看到,中国科技正站在飞跃发展的新起点。
 
 

80后少壮派仍在一线

 
吴文俊、袁隆平、王选、黄昆……自1999年以来,29名杰出科学家摘取中国科技界的最高荣誉——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今年已82岁的王泽山,笑称自己是“80后科研少壮派”。60多年专注火炸药研究的王泽山“用科学研究科学”,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做出超越国外水平的原创成果。近期他和团队正在酝酿的一项研究,极有可能成为又一具有颠覆性意义的“黑科技”。
 
同为最高奖得主的侯云德,与病毒“斗”了一辈子。这位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研究员,年近90还在上班。
 
26年前,侯云德开风气之先当“创客”——在地下室里建起中试生产线,创立中国第一家基因工程药物公司。现如今,“双创之花”已经开遍神州大地。
 
 

自然科学奖诞“双黄”

 
时隔11年,2017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迎来“双响”——唐本忠院士团队“聚集诱导发光”和李家洋院士团队“水稻高产优质性状形成的分子机理及品种设计”双双折桂。
 
国家自然科学奖奖励那些在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领域,阐明自然现象、特征和规律,作出重大科学发现的个人。自1999年以来,自然科学奖一等奖秉持“慎之又慎、宁缺毋滥”的高标准原则,曾9年空缺,距2006年产生两个一等奖已有11年。
 
“值得关注的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每年都有自然科学奖一等奖项目问世。奖项从较为集中的基础物理学领域,扩展到化学、生物学,呈现‘多点开花’之势,创新拔尖领域更加多元。”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工作办公室有关负责人说。
 
近年来,中国基础研究不断进步,局部已“领跑”全球。自然科学领域“贤必举欧美”的时代开始“终结”。纵观201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的获奖项目,当中既有对高性能碳纤维复合材料构件在加工技术与装备上的突破和发明,也有燃煤机组超低排放关键技术的研发及应用……在油气开发、现代煤化工、深海探测、交通基础设施等多个重要领域,中国通过自主创新取得了一系列关键核心技术突破,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促进清洁能源发展,加快海洋强国建设,深化高铁“走出去”战略等提供了重要的科技支撑。
 
 

“火药王”王泽山

 
王泽山是中国火炸药学科带头人,是发射装药理论体系的奠基人,被称作“火药王”。他更是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的“三冠王”,曾获1993年度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又先后于1996年、2016年在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上“梅开二度”。
 
远射程与模块发射装药是火炮实现“高效毁伤、精确打击、快速反应、火力压制”的关键技术,也是火炮系统现代化的重要发展方向。这一世界性难题,虽经多年研究,但至今国际上未能完全解决其中的核心问题。
 
彼时已到退休年龄的王泽山偏要啃下这块“硬骨头”。经过20多年的钻研,他独创补偿装药理论和技术,通过实际验证,中国火炮在应用该技术发明后,其射程能够提高20%以上,弹道性能全面超过所有国家的同类火炮。
 

王泽山院士
 
至于为什么选择冷门专业,82岁的老院士讲起了小时候的刻骨经历。1935年,王泽山出生于吉林。小时候父亲经常悄悄提醒他,“你是中国人,你的国家是中国。”“不做亡国奴,就必须有强大国防。”父亲的话让王泽山从小就暗下决心。1954年的夏天,王泽山以第一志愿报考了哈军工,并成为班上唯一一名自愿学习火炸药的学生。64年时光飞逝,从翩翩少年到耄耋老人,王泽山强军报国的初心始终没变。
 
在同事和家人眼中,王泽山是一个科研重度“成瘾者”。“如果他的大脑不想问题,一会儿就会浑身不舒服,就像犯了烟瘾。”王泽山的学生、原南京理工大学校长徐复铭教授这样形容老师,王院士生活中因为想问题而经常走神,有时到一个地方办事,从前门进来又从后门出去了。
 
执著科研60余年,不搞科研就会“犯瘾”;立志复兴中国火炸药,80多岁的他仍奋战在科研一线,一年一半时间在出差;外出度假,他会和老伴“约法两章”:“你正常出去玩,我正常在房间工作”……这就是获得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南京理工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泽山。
 

病毒斗士侯云德

 
与病毒“斗”了一辈子的防疫英雄侯云德,昨日在人民大会堂站上了中国科学技术最高领奖台。这位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研究员年近90还在上班。
 
侯云德是中国分子病毒学的开拓者,也是中国现代传染病综合防控技术体系的主要奠基人。直至今日,他仍担负“爱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传染病防治”科技重大专项技术总师一职。
 
在侯云德主导下,中国已建立“应对新发突发传染病的综合防控网络体系”,实现了72小时内鉴定152种已知病毒、147种已知细菌以及新病原检测确认和筛查。
 
对这些“病毒魔鬼”,侯云德不仅从未惧怕,更想着“改造它们”。1982年,他首次克隆出人α1b型干扰素基因,继而独创出国家I类新药产品重组α1b型干扰素。这是中国首个基因工程创新药物,对乙型肝炎、毛细胞性白血病、慢性宫颈炎等具有明显疗效。
 
“侯先生总说‘病毒可以致病也可以治病’。”北京三元基因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程永庆见证了侯老主导基因工程新药产业化的过程。在侯老担任中国863生物技术领域首席科学家期间,国内有18种基因工程药物上市,生物技术产品销售额增加百倍。
 

侯云德院士
 
程永庆以重组α1b型干扰素举例说,进口产品一支约300元,一个疗程下来至少要两三万元,目前国产的一支约30元,“侯老要求我们继续研发,把每支降低到10元以内,让更多人用得起”。
 
“干扰素α1b副作用低,不会引起高烧,我预计若干年后将在国际市场上取代国外同类产品。”侯云德信心满满。战略科学家的目光总是投向未来。他说,生物技术产业将像IT产业一样,深刻改变人类生活。
 
2008年,79岁的侯云德被任命为“爱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传染病防治”科技重大专项技术总师,他领导全体专家组,顶层设计了中国降低“三病两率”和应对重大突发疫情的传染病预防控制的总体科技规划。耄耋之年的侯云德仍然矗立在“病毒地狱”大门前,守护着万千黎民的安康。
 

271项目 9专家

 
201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共评选出271个项目和9名科技专家。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2人:授予王泽山院士、侯云德院士;
 
■国家自然科学奖35项:其中一等奖“水稻高产优质性状形成的分子机理及品种设计”等2项、二等奖“华北克拉通破坏”等33项;
 
■国家技术发明奖66项:其中一等奖“燃煤机组超低排放关键技术研发及应用”等4项、二等奖“水稻精量穴直播技术与机具”等62项;
 
■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170项:其中特等奖“特高压士800kV直流输电工程”等3项、一等奖“涪陵大型海相页岩气田高效勘探开发”等21项(含创新团队3项)、二等奖“多抗广适高产稳产小麦新品种山农20及其选育技术”等146项;
 
■授予厄尔·沃德·普拉默教授等7名外籍科技专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
 
来源:香港商报



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专辑
回归20载内地与香港合作成就荟
2017宝安产业发展博览会
世界遗产地 绝版武陵源
《经济导报》创刊七十周年
《经济导报》电子杂志3399期
往期杂志查阅
按期数查阅
按年份期数查阅
经导全媒体矩阵
经导品牌推广
经导系列杂志-《中国海关统计》
经导系列杂志-《同心》会刊
经导系列杂志-广西《北部湾》
经导系列杂志-《文化深圳特刊》
全球商报联盟